美麗的邂逅

一開門,我就看到這個漂亮的女孩

花了10秒草草寫完,我像是接力賽交棒一樣匆忙地把紙條交給我朋友:「快點go她要走了!」

不出所料,我們一走出餐廳,她們一群人紛紛投以好奇的眼光看過來…


 

麥田邂逅

 

 

某個晚上,我和朋友們打完球,一起到公館的某間餐廳吃晚餐。

一進門,馬上瞥見一個非常可愛的女生,穿著點點裝,臉蛋秀氣,我給8.5分。要知道,Log我是非常挑剔的。

她們那一桌,有男有女,還有疑似媽媽的角色。乍看之下,像我們男孩子大概最直接的反應,就是開始猜想:「所以這是家族聚餐嗎?會不會裡面哪一個是她男朋友?…感覺根本不可能出手嘛!」

 

正逢晚餐時間,餐廳幾乎爆滿。由於實在太餓了,所以也不管那麼多了。在僅剩的最後一桌,我隨手挑了一個靠牆的座位,趕緊點餐。

一直到吃的有點飽之後,才發現因為坐在靠牆的位置,牆上有壁癌,結果衣服沾了不少白粉(靠!)。於是我起身去廁所。

廁所的配置是開門之後,男女共用一個洗手台,然後再分男女兩間(等於上廁所時,隔壁那間就是女生),算是有點擠的。一開門,我就看到這個漂亮的女孩把T-shirt往洗手台拉,然後在那衣服上抹水,好像在洗些什麼。

 

我說:「你也被弄到了嗎?那我們現在是同一國的了」然後秀出我右手臂整排的白粉。

她說:「對啊,我被檸檬魚噴到。不過你看起來比我還慘」。

「你們那桌的檸檬魚這麼活躍喔!?」(當然是開玩笑瞎扯蛋)

簡單聊了一下,大約30秒的時間,她就出去了,而我則留下來清洗袖子。

 

其實那時候,我只是想要清理衣服而已,並沒有想太多。但為什麼會跟她聊天呢?我上一篇文章中有提到,人與人的零距離的概念,既然對到眼,我一定會簡單聊一下,這篇故事剛好可以當作很好的實例。

這其實也是 講國語 不斷強調的:搭訕生活化。意思就是,我們不應該把搭訕視為特別去做的一件事,反而應該是成為生活中的一種習慣。

 

搭訕,對大部分的人而言,比較像是一種開關,在想要使用的時候才把開關打開,平常的時候都是關閉的。

其實在日常生活中,像這樣遇到突然遇到陌生人並且有一點交集的機會,機會是也蠻多的。但大部分的人,通常這時候會覺得「現在並不是在練搭訕」,所以反而會因為害羞緊閉嘴巴,不願開口社交。這樣是有點可惜的。

 

回到故事,既然我提出來了,這當然是有後續的。

出了廁所之後,我告訴我朋友剛剛發生的事,可想而知,他們就開始瞎起鬨了,要我示範一下。

我說:「要搭可以,但是這種狀況下非常不適合直接走過去講話。不如這樣,你去幫我叫她,然後把我現在要寫的紙條拿給她」

 

我簡單解釋一下,聽到這邊,有的人大概會覺得奇怪,為什麼不能直接過去開口講話呢?

當然,搭訕沒有什麼可以不可以的規則。但是考慮到就這樣子過去的話,在那麼多人面前,女孩子會很難為情的;既使她對你真的很有興趣,她也不能答應你的邀約或交換聯絡方式。因為,這等於在告訴她的朋友:我很隨便,我輕易就可以留資料給別人。

所以在這種狀況下,傳統的魯蛇方法 – 「傳紙條」,反而會是比較合適的策略。

 

這時候,這位正妹和她們那桌的人已經結帳準備要離開了。於是我趕緊寫了以下內容:「我…」

我朋友:「欸!你字很醜耶,我幫你寫啦!」

Log:「別吵,我改寫英文~」

我知道大家很好奇內容,所以我給大家看一下:

 

I would like to know u more since u r really cute to me.
This is my phone number 09xxxxxxxx  Log
text me : )

 

仔細一看你們可以發現,其實字條根本沒什麼內容,大家真的不用想得太神,搭訕沒那麼困難,只差在有沒有做而已。

 

花了10秒草草寫完,我像是接力賽交棒一樣匆忙地把紙條交給我朋友:「快點go她要走了!」

其實我這個朋友個性是非常害羞的,從來不會主動跟陌生人聊天,更不要提這種事了。沒想到為了看好戲他竟然真的衝過去了(挖咧傻眼)!

 

有趣的事發生了。她們一群人原本結完帳會馬上離開,結果反而逗留在餐廳外面開始傳閱起紙條,聊起來了(餐廳櫥窗是透明的,所以從裡面看的到外面)。可想而知,他們一定在猜到底是誰,還有一些調侃那個女生的玩笑話…。

這下子就有點尷尬了。因為這時候我們也吃完要結帳離開了,而她們就在外面聊是非(記得嗎?裡面還有疑似男朋友和媽媽的角色)。

 

照局勢來看,我們一出餐廳就非遇到不可了。而且我那天其實非常狼狽,剛打完球,頭髮紊亂,因為我知道會流汗所以穿的也很隨便。說實話,整體來說我覺得實在有點糟糕。然後,我朋友也開始在那邊緊張:「Log怎麼辦?要遇到了,好像有點尷尬~」…

 

不出所料,我們一走出餐廳,她們一群人紛紛投以好奇的眼光看過來。

看到這裡,大家不妨想想看這個有趣的畫面:如果今天當事人是你,你會怎麼反應呢?

 

 

 

不難猜測,因為現場壓力和害羞害怕大過於認識人的勇氣,大部分的反應,大概就是出了門口之後快步離開,假裝沒看到,避免不必要的尷尬。不然就先假裝去上廁所,希望等等出來她們就不見了。

 

那我是怎麼想的呢?

我直接舉起手來,對著那群人說:「嗨!就是我。對,那個紙條就是我寫的。」接著半秒內直接踏進入她們大約十個人圍出的聊天圈圈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呢?」

她一臉有趣但充滿疑惑,聽不太清楚我說什麼,她旁邊的朋友還幫忙答腔:「他問你叫什麼啦」

其實這些旁人一點也沒有我們想中的可怕或充滿敵意。

「噢!我叫兔兔」

「Hi兔兔,我是Log」

「喔~!原來你電話旁邊寫的那個是你的名字啊,我還在想到底是什麼意思…」

「拜託!電話旁邊寫的當然就是名字了呀」

就這樣,我們聊起來了。雖然我不知道她到時候會不會真的傳簡訊給我,但我已經把該做的都做了,所以我其實是很滿意的。

 

搭訕就是這樣,不需要給自己壓力、設定一定要怎麼樣的目的(比如說,一定要要到電話或聯絡方式等)。把重點放在自己身上,把該講的話講出來(例如「名字」是一定要的,年紀也可以順便猜一下),感受一下自己有無正常發揮?剩下的就安天命,不需要太計較。如此,就能呈現自己最自然美好的一面。

 

兩週後,我們見了面。一起吃了晚餐,經歷了一個愉快的夜晚。這次我才看清楚,原來她真的長得很漂亮。

她告訴我,因為我那一天有跳出來聊天,她才知道原來傳紙條的主角是我。一開始她只覺得「可能是這個人,但不是很確定」。

也就是說,當初如果我出了餐廳之後直接閃人,她就不會傳訊息給我,我們也不會坐在這邊了。

 

大家都說,這是「搭訕」。但我更喜歡稱之為:美麗的邂逅。各位覺得呢?

這週的文章就分享到這裡,Log祝各位 邂逅順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