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 不為人知的過去:秘密成長日誌

你們可能不知道,我曾有過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。

其實,在 18 歲以前,我完全就是個媽寶兼處男。

我不怕各位知道;相反的,我希望你們看到…

 

 

這週我決定來跟大家聊點不一樣的東西。每次都講了很多道理,這次就來聊聊我這個人吧!

常常,學生看到我手機裡的照片和臉書,都會很羨慕這種多采多姿、美女環繞的生活。但是他們可能不知道,我有過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…..

 

其實,在 18 歲以前,我完全就是個媽寶。不會打扮,衣服穿的是從小家裡就有的,從沒自己挑過,逛街對我來說是件沒意義的事。我的五官長得並不帥,眼睛小小的,內雙,鼻子也沒有很挺,髮線好像有點高。我的家裡沒有說到很有錢,日子還過的去。簡單的說,「小開」、「富二代」、「帥哥」的稱謂,離我根本非常遙遠。

我沒有半點性經驗,做愛這兩個字對我來說實在無法想像。KTV 是什麼地方,我完全沒概念,只知是個可以唱歌的地方,完全不懂為什麼要帶喜歡的女生去那種地方。酒吧和夜店,更不用提了,那簡直是無聊到爆又危險的場所。還有為什麼要把自己喝醉?傷害身體,有什麼意義?老實說除了吃飯和看電影,我也不知道還可以帶女生去哪。

說真的,就是個非常普通的男生,不怎麼樣。

 

青澀年代的情感認知

在那個時候,「把妹」這種名詞還沒出現,不像現在已經被視為一個獨立的領域,隨便搜尋一下就可以找到很多相關的知識。儘管如此,就算沒有任何相關底子,在我剛上大學的時候,心中就是有一種很強烈的信念:想要過一個不同於高中國中那種讀書的日子,一種很不一樣的大學生活。

憑著這股強烈而且堅定的感覺,一種想要改變的傻勁,讓我在大學一年級時嚐到出風頭的滋味。那個時候,我跟我們班上的公關代表,到處搭訕學校裡面的女生,說是要抽學伴,其實是想看有沒有機會私下認識她們,一石二鳥之計。

 

當時,有個女生完全是我的菜。長得漂亮,身材又很好。她是外文 A 班的公關,也是外文系的班花。雖然就像我上面說的,我長的不帥,只是個普通人,而且那時候追她的人實在太多,很多都還長得還很帥;但是那時,憑著心中一股想要改變的決心,我猜我大概有創造出某種屬於自己的個人魅力。因此,除了在大學中小有名氣以外,很快的,她也變成了我的女朋友。

雖然享受了一段短暫的風光歲月,也因此交到了心儀對象,但畢竟我還是沒太多與人相處、磨合的歷練,也沒有深入的感情經驗。所以其實嚴格來說,扣掉女朋友這個條件,當時的我跟一般的宅男 / 魯蛇並沒什麼太大差異。

 

因為這樣,交往了半年以後,我的全世界都是她,我把自己與世隔絕,沒參與大部分的社交活動。聯誼呢,只去過一次。唯一參加的社團是棋藝社,裡面沒半個女生。我花最多時間做的事,就是安逸地在家裡打電動。對於認識陌生的女生,我想都沒想過,而且我告訴自己根本沒必要。因為「一個專情的人,有女朋友,怎麼可以再去認識別的女生呢?那些有女朋友還去認識別的異性的男生絕對是心裡有鬼!情感專一又疼女朋友的女生(像我這樣),才是最好的男人。」

 

不過,我也不讓女朋友跟男生出去,一群或單獨都一樣。因為「這就是有鬼。我自己都有做到,而且這樣做才是對的。所以她當然也要這樣。」

 

因為很幸福,在一年之內,我胖了15公斤。我心想:「我現在這樣肉肉的我女朋友也很喜歡啊!反正做自己就好了,而且我女朋友也覺得很OK。幹麻去健身房呢?為了給女生看爽,然後花錢把自己變壯,實在很怪。」

 

崩潰與成長

本性這種東西,也就是一個人的本質,在感受到安逸放鬆的時候就會顯現。你從小所接觸過的事情、你所成長的環境、你所被教導的想法、你所相信的價值觀,什麼是對什麼是錯…這就是本質,也就是你。

很明顯的,那個時候的我,想法就是:我很愛她,我想娶她,她是我的全部,而且我是很專一的。

 

不過本質這東西,在交往的那一刻開始,必須踏上一段改變調整的旅程。因為這世界上每個人相信的價值觀都不可能 100% 一致的,一定會有認知不同和相互抵觸的地方。

光是「專一」這件事,就有程度上的不同。很明顯的,她對專一的認知,並沒有和我落在同一刻度上。於是乎,相處久了,這些認知差異開始顯現 – 她開始覺得我太黏、太壓迫、給她很大的壓力。而我覺得她不夠有心,讓另一半沒有安全感、只顧自己…。

有沒有?都跟網上看到的學員提問一模一樣。在這邊,不必去解釋誰對誰錯,但我很確定一件事,那就是每個人不能只按照自己的認知去行事而不去修正

 

當然,這道理我也是後來才懂。那時候,因為這差異,密集的吵架不斷出現…。一次又一次,都是那種很嚴重的大吵。吵了架和好,但很快就又吵了。頻繁的話,甚至一天三次都有可能。吵久了,她累了。想要結束,而我開始崩潰。

到最後,每次吵架,她提分手,我也不想活。你別以為你聽錯,就是那個樣子。大吼大叫、大哭、自殺、自殘…一哭二鬧三上吊…什麼想得出來的誇張行徑我都做過。(我是那種會傷害自己卻不會傷害對方的人,所以她的人身很安全大家可以不必擔憂。至於會傷害自己還是去傷害對方,這就要講到小時候的成長背景了。關於這件事我可以談上好幾小時,但為了避免離題我在這邊就先不深入討論)

但是,不管傷害自己還是傷害對方都一樣,這在正常人眼裡看來,這簡直就是恐怖情人。當然,當時我絕對是滿腹委屈:「我很愛她,我為了她做了那麼多,我什麼都願意,為什麼她就不能懂我的愛呢?」。當下我當然完全不覺得自己是,但這的確就是恐怖情人無誤。

當人身陷在狀況中,很少能夠跳出來看清整張大圖的。因為這牽涉到自我檢討的能力。

 

你沒看錯,這就是我過去人生的寫照。只可惜那個時候我不懂這些,所以多經歷了很多不必要的痛苦。雖然的確有些可憐,但是在現在悟道了之後來看,這一切都非常清楚。事實就是:這些痛苦都是自己造成的。

回過頭來說,雖然這段交往經歷了無數吵架,慶幸的是,也因為有了這段時間極長的交往同居經驗(總共為時九年),我雖然不知道要怎麼去「認識女人」,但是我「懂女人」了。這很重要,因為這為日後的深厚內功,埋下了重要的種子。

 

新的開始

大學即將畢業,碩士成果放榜。契機出現,我考上了!榜眼錄取。換個城市,換個環境。再一次我告訴自己,一定要改頭換面,成為很厲害的社交達人。在我的內心,又種下了一次強烈的信念種子。那就是,我要改變!

2007 年,我開始定居在台北這個城市,並為自己取了一個名字  –  Log。

 

雖然我那時不懂把妹。但是我有個特色:我是個信念很堅定的人。你說我固執也好,但是一旦我決定了,我想要成為的,我就一定要成就它。這類事情已經在我生命中發生不知道多少次了,我的研究所考試就是其中一個例子。

接下來,內心強烈的動力把我推向改變。我開始學習打扮、開始上健身房、研究把妹書籍。各式心理學、肢體語言、人性,甚至心靈、哲學、探索人生。像個黑洞一樣,我貪婪地不斷吸入所有我想要的知識,並在人與人互動之中親自驗證這些道理的正確性。

 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想大概是改變開始發酵了,我身邊開始出現越來越多對象,我踏上了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歷程。小三、小王、炮友、女伴…你想的到的,我都經歷過。在這不斷與人互動及磨合的過程中,又開始了一段新的學習之路。我漸漸明白很多事情並不是社會、父母、學校…其他人口中講的那樣黑白分明。在這些過程中,我也逐漸認識了自己…

 

2008 年,我加入了約會診療室,正式踏上教學之路的旅程。

 

現在的我,有著這樣的過去,這是屬於我靈魂故事中的印記,也是我得以成長的學習教材。
我不怕各位知道;相反的,我希望你們看到。

 

的確,我的過去不太風采。但我想跟各位說:我不帥、不是有錢人、生活圈(我唸機械系)也沒有女生、沒人指導、沒書可看。沒錯,這更說明了我其實就跟大家都一樣,我比你們都更能明白夾縫求生的感受。但也正因如此,在這樣的環境下,真金淬煉,浴火而出,那麼這考驗將能讓你成為了更了不起的人!

 

分享給大家我的一點小故事。也衷心希望每個人在感情路上都能夠順利、快樂。
我是 Log,我們下次見!